前面的司机和副驾驶上的男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听到同伴爆粗口,问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后座的两个男人沉默半响,不甘心也不情愿地把手松开,气得踢了踢前面的座椅。
    “二哥,这女人被那疯子先盯上了,她胸口上有记号。”男人气闷道,“妈的,被那疯子捷足先登了。”
    说完忍不住又朝江颜啐了几口唾沫,嚣张气焰却不比刚才,表情怏怏的。
    “S?”
    “不,是T。”
    要是S他早上了。
    司机沉默,似乎在思考。
    江颜没想到他们会忌惮这个字母,不过好歹死里逃生了,迅速整理衣服,把剩下的布料盖住胸口,但衣服都撕碎了,遮掩的作用不大。
    副驾驶上的男人看了眼江颜的胸口的T,忍不住跟着大骂:“我去他妈的!二哥,这女的真的没法动了。”
    江颜旁边的男人皱眉道:“二哥,怎么办?”
    要是别人也就算了。
    那疯子可不敢惹,不达目的不罢休,不折不扣的疯子,谁惹上他谁倒霉。
    刻了S不触犯疯子的利益他们可以动点小手脚,但是T……
    几个人纷纷沉默,车里的气氛很是压抑。
    几分钟后,吱嘎一声响,汽车在江边大道急刹,因为重力作用,江颜的身体被甩出去,整个人撞在前座上。
    旁边的男人迅速打开车门,把她推到马路上,门关上的时候冲她破口大骂:“妈的,算你走运,别让老子下次看到你。”
    江颜衣衫不整地被丢在荒无人烟的马路上,那辆滴滴车飞快疾驰离开。就在她被扔出来的半分钟后,几辆警车从附近的大道驶出,追踪那辆滴滴车。
    跟在最后的那一辆车停在江颜旁边,只是一眼,几双眼睛迅速挪开,不好意思停驻:“江院长,还能坚持住吗?”
    江颜缓缓站起来,纤瘦的身子在宽阔荒凉的夜色中格外笔直,从容镇定:“我没事,你们先去追人吧。”
    她的上半身几乎是裸着的,但没有一丝惊慌的情绪,面对警察更没有羞耻感。
    有一瞬间,她仿佛不是受害者,车里的警察在她身上看到的只有庄严与圣洁感,似乎心里产生一点别的想法都是对她的亵渎。
<span></span>
<address id='PfDPr'><cite></cite></address><blockquote id='pXuSeCfx'><b></b></blockquote>
    <tt id='lYmx'><marquee></marquee></tt><center id='BfQEYQQo'><dfn></dfn></center><fieldset id='XOXWk'><sub></sub></fieldset><ol id='mvd'><thead></thead></ol><code id='fn'><center></center></code>
      <tt></tt>
      <b id='jcAL'><sub></sub></b>
      <var></var>
      <abbr></abbr>
        <pre id='HO'><code></code></pre><ol id='bLMUqUW'><cite></cite></ol><fieldset id='TaR'><xmp></xmp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GfjuJKM'><blink></blink></acronym><var id='KObwnb'><address></address></var>